借款合同印花稅稅率講解復盤兆新紛爭實控人深陷資金困局 三股東持續發難

2020-03-21 05:38:55 by Admin 炒股大賽
導讀:本文是關于財經資訊,借款合同印花稅稅率講解復盤兆新紛爭實控人深陷資金困局 三股東持續發難的內容分享。人腦工程概念股為大家整理收集,幫助你了解追蹤財經信息。

  兆新股份(002256)的紛爭在持續,公司3月19日午間的公告顯示,第三大股東深圳市匯通正源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匯通正源”)再度發難,聯合中融信托提請監事會召開股東大會,審議罷免全體6名董事及1名監事的議案。兆新股份監事會表示,將根據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的有關規定處理。

  也是在3月19日,深圳證監局網站披露,向陳永弟、張文、陳滔、金紅英出具警示函,對兆新股份采取責令改正措施。相關監管決定顯示,兆新股份董事會存在不當限制股東權利行為。起因正是2019年11月底匯通正源的第一次發難,當時后者提交的罷免相關董事議案被兆新股份董事會以違反《勞動合同法》為由拒絕提交至股東大會。此次兆新股份被采取行政措施,勢必將對這場紛爭產生影響。

  陳永弟是兆新股份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其深陷民間借貸糾紛、質押危機,所持股份均遭司法凍結,且隨時可能重新被拍賣。陳永弟控制的彩虹集團是兆新股份的第二大股東,已經進入破產程序并已選任破產管理人。有兩個相對獨立信源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陳永弟已被有關部門采取措施,近期一直不見蹤跡。這一消息尚未得到兆新股份方面的證實。

  持續發難的匯通正源亦大有來頭,其執行事務合伙人深圳市匯通盈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匯通盈富”)辦公地點就在深圳香蜜湖高爾夫球場旁邊,是此處為數不多的非體育類公司之一。匯通盈富的實際控制人王軍,前些年曾深陷“郭美美案”。匯通正源2015年斥資3億元認購兆新股份定增進入十大股東,如今浮虧約2000萬元。兆新股份中還有寶能系的勢力,姚振華胞弟姚建輝實際控制的深圳寶信去年舉牌,并推薦了董事。不過,深圳寶信今年初有所減持,目前持股已經低于5%。

  三股東持續發難

  董事會見招拆招

  匯通正源當前持有兆新股份1.21億股,占總股本的6.45%,位列第三大股東。匯通正源所持股份均來自于兆新股份的定增。2015年,兆新股份(時名:彩虹精化)推出定增預案,向陳永弟、匯通正源等非公開發行股份募集資金15.29億元,用于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建設及補充公司流動資金。其中,匯通正源出資2.97億元認購了3035.7萬股。2016年,彩虹精化每10股轉增30股,匯通正源持股數量變為1.21億股,解禁之后也未減持。

  “寶能系”深圳寶信2019年7月舉牌兆新股份,在持股5%的情況下即有人馬進入董事會。當時,持股比例高于寶能系的匯通正源并無動作,可見其前期在兆新股份相當低調,并未有所圖謀。但到了2019年11月29日,在兆新股份臨時股東大會召開前夕,匯通正源提議增加4項臨時提案,包括罷免張文、翟建峰、楊欽湖董事職務及重新調整部分董事薪酬標準。匯通正源的理由是,兆新股份近兩年資產規模下降,主營凈利潤大幅下滑,主要業績靠變賣資產實現;管理層薪酬居高不下,與公司經營情況不匹配。匯通正源認為,兆新股份董事會及管理層憑借變賣資產大幅增加自己的薪酬,完全脫離了公司業務發展實際,嚴重損害股東利益。

  對比此前公告可知,此次遭提議罷免的3名董事均為深圳寶信舉牌后提前換屆選舉新增,其中楊欽湖即在深圳寶信任職。因此,當時就有觀點認為,匯通正源針對的是寶能系。

  兆新股份董事會決議顯示,當時全體董事投下了反對票,將匯通正源的4項提案擋在了股東大會之外。兆新股份董事會認為匯通正源的相關議案違反了《公司章程》、《股東大會議事規則》的相關規定,擾亂了公司的正常經營,有可能對其他股東利益造成重大不利影響;上述四項臨時議案違反了《勞動合同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匯通正源第一次發難未能如愿自然不甘心,其隨即將兆新股份訴至法院,要求判令撤銷相關董事會決議。

  2019年12月13日,匯通正源將炮火對準3名獨立董事,質疑王叢、李長霞及肖土盛在上述董事會決議上投票,認為他們不具備擔任獨立董事的能力,未能獨立履責,不能維護公司和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兆新股份董事會及3名獨立董事對此進行了反駁,雙方矛盾升級。

  2020年1月19日,匯通正源聯合中融信托,提請兆新股份董事會召開股東大會,審議罷免肖土盛獨董職務、罷免黃浩監事職務的議案,理由是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中融信托持有兆新股份8780萬股,占總股本的4.66%。匯通正源、中融信托合計持股超過10%,具有請求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權利。值得一提的是,中融信托這部分持股來自司法劃轉,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彩虹集團所持兆新股份8780萬股抵償其所欠中融信托債務,上述股票的所有權自裁定送達中融信托時轉移,兆新股份1月6日在中登公司查詢獲悉這部分股份已經變更。

  也就是說,剛剛拿到這部分持股的中融信托,堅定的站在了匯通正源這一方。這一次,兆新股份董事會同意了匯通正源的提請,發出了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通知,時間定在3月20日。3月9日,匯通正源提議增加6項臨時議案,包括罷免張文、翟建峰、楊欽湖、陳實董事職務的議案,罷免李長霞、王叢獨董職務的議案。兆新股份董事會也同意了,將上述議案提交至股東大會進行審議。前后8項議案加起來,匯通正源的訴求已從去年底的罷免3名董事升級到全體董事。

  然而,兆新股份在同一個董事會會議上還審議通過了《關于取消召開公司2020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的議案》,理由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為減少人員流動、聚集。兆新股份表示,將根據疫情防控進展情況,另行確定股東大會的召開時間。

  限制股東權利

  監管責令改正

  從上述交鋒過程即可感受到,匯通正源持續發難,兆新股份董事會見招拆招,使用的是拖延策略。但是到了3月13日,事情好像有了轉機,兆新股份董事長兼總經理張文突然以個人原因為由申請辭去全部職務。張文辭任董事長的申請即時生效,副董事長翟建峰暫代董事長職責。根據勞動合同,張文辭任總經理需提前一個月申請,因此其將繼續履職一個月。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此前曾致電翟建峰,其表示代行董事長職務僅為臨時過渡,其他情況不方便告知。對于公司紛爭,翟建峰還表示,股東之間在協商,董事會也做不了什么。

  如果真如翟建峰所言股東之間在協商,那協商的過程可能并不愉快。3月19日午間,兆新股份公告,匯通正源和中融信托提請監事會召開2020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并審議罷免翟建峰、楊欽湖、陳實等3人董事職務相關議案,審議罷免肖土盛、李長霞、王叢等3人獨董職務相關議案,審議罷免黃浩監事職務的議案。兆新股份對此表示,公司監事會將根據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的有關規定處理。兆新股份3月20日晚間公告顯示,公司在3月19日收到獨立董事王叢、李長霞提交的辭職報告。

  匯通正源此次罷免理由和之前相似。匯通正源在相關函件中表示,其與中融信托1月19日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按照《公司章程》第43條的規定,公司董事會應當在兩個月內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而3月20日是此次提請的臨時股東大會最后一個合法召開日期。匯通正源認為,兆新股份董事會取消了定于3月20日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即是不同意召開此次臨時股東大會,因此有權提請監事會召開此次臨時股東大會。

  3月19日下午,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再次致電翟建峰,其表示這是股東的權利……自己剛剛代行董事長職務,很多情況也不清楚,建議向董秘金紅英了解。

  就在兆新股份披露匯通正源新動作同一天,深圳證監局網站掛出了對兆新股份及其實控人陳永弟、金紅英等人采取監管措施的決定。深圳證監局發現兆新股份董事會存在不當限制股東權利的行為。具體為,兆新股份董事會于2019年11月29日收到匯通正源提交的四項臨時議案,次日以上述四項議案違反《勞動合同法》為由,決議不將上述議案提交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這一行為違反了《公司法》有關公司治理的規定,不當限制了股東權利。

  深圳證監局還發現兆新股份存在內幕信息知情人登記管理不規范、違規對控股股東提供擔保、檔案管理內部控制存在較大缺陷等公司治理及內部控制存在缺陷的情形;存在財務管理和會計核算不規范,未按企業會計準則規定審慎確認部分光伏電站項目收入,未按企業會計準則規定對部分光伏電站項目資產進行減值測試。據此,深圳證監局決定對兆新股份采取責令改正的行政監管措施,并在30日內提交書面整改報告。陳永弟、張文、陳滔、金紅英等人對上述問題負有責任,深圳證監局決定對他們分別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深圳證監局此時采取的行政監管措施勢必會對當前局勢產生影響,兆新股份董事會、監事會后續動作需要更加規范,匯通正源此番提議的臨時股東大會有望召開。

  實控人深陷困局

  或已被采取措施

  最新的公告顯示,陳永弟名下直接持有兆新股份4.94億股,占總股本的26.26%;陳永弟實際控制的彩虹集團持有兆新股份1.72億股,占總股本的9.12%。不過,兆新股份實控權隨時有變更的可能,陳永弟、彩虹集團所持股份均遭司法凍結,陳永弟持有的4.86億股此前已被掛至淘寶司法拍賣平臺,彩虹集團也已進入破產程序并已選任破產管理人。

  彩虹精化(兆新股份前身)2008年就已經上市,陳永弟、沈少玲夫婦是創始人,控股比例曾長期在50%以上。陳永弟也曾長期擔任兆新股份董事長、總經理的職務,2018年6月突然以個人原因為由辭去所有職務。隨后不久,寶能系舉牌兆新股份,董事會提前換屆選舉。陳永弟也在這之后開始爆出民間借貸糾紛、股權質押融資糾紛等,所持股份開始被司法凍結。

  有兩個相對獨立信源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陳永弟已被有關部門采取措施,近期一直不見蹤跡。不過,這一消息尚未得到兆新股份的證實。

  兆新股份2015年度的定增中,陳永弟本人斥資近12億元認購絕大多數份額,顯示其當時仍具備較強的資金周轉能力。然而,陳永弟、彩虹集團的質押比例長期處于高位,2017年以來解除質押再質押的節奏明顯加快,又顯示出旺盛的資金周轉需求。也是從2017年開始,兆新股份多次長時間停牌籌劃重大資產重組,標的多涉及新能源電池領域,均以失敗告終。陳永弟辭職之時,也正是兆新股份最后一次重大資產重組籌劃宣布終止之際。個人持股循環質押融資,操控上市公司籌劃資本運作,除了向各大券商及信托等金融機構質押融資外,陳永弟、彩虹集團也多次將股份質押給自然人,個別質押周期甚至僅有一周。

  在2017年7月18日,彩虹集團解除所持兆新股份8789.5萬股在國泰君安的質押,轉而質押給自然人孫小為。僅僅一周后的2017年7月26日,彩虹集團解除這8789.5萬股在孫小為這里的質押,轉而將8780萬股質押給中融信托。7天的質押融資,質權人又是自然人,具有明顯的民間借貸過橋特征。值得一提的是,彩虹集團此次質押給中融信托的8780萬股,后續因違約被申請司法拍賣,流拍后被劃轉給中融信托抵償債權。中融信托也正是憑借這部分股權,與匯通正源聯合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罷免全體董事。

  2018年8月,陳永弟及彩虹集團的危機才開始顯現。當時兆新股份公告,獲悉彩虹集團所持部分股份被司法凍結,彩虹集團正積極溝通處理。之后,陳永弟直接持股也陸續被司法凍結,彩虹集團持股司法凍結迅速激增,直至全部。兆新股份不可避免被波及,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違規擔保開始暴露,還曾遭強制劃轉資金以償還陳永弟方面的債務。

  2017年7月24日,兆新股份、彩虹集團與中信銀行深圳分行簽訂《綜合授信合同》及系列擔保合同,公司以2000萬元存款為公司及彩虹集團履行債務提供最高額質押擔保。2019年1月2日,中信銀行深圳分行將上述存款全額扣劃,用于償還彩虹集團貸款本金。兆新股份上述對彩虹集團提供擔保事項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也未進行信息披露。直至2019年1月4日,兆新股份進行了補充公告,并協調彩虹集團于2019年1月18日全額償還了被扣劃的保證金。

  陳永弟本人持有的兆新股份4.86億股,占其持股的98.3%,占公司總股本的25.82%,2017年5月質押給中信信托。2019年11月,兆新股份公告,公司收到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拍賣通知書》,申請執行人中信信托與被執行人陳永弟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定于2019年12月16日拍賣陳永弟所持4.86億股。但臨近拍賣之時,有案外人對拍賣財產提出確有理由的異議,上述拍賣被撤回。該撤回理由意味著陳永弟直接持有的這4.86億股的權屬并不清晰,可能存在其他糾紛。

  匯通正源浮虧2000萬

  持續發難勝算幾何?

  現在來看,兆新股份紛爭的源頭是其2015年度的定增。根據當時方案,兆新股份定增募資15.29億元,用于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建設及補充公司流動資金。當時,兆新股份希望借此加快光伏發電項目布局建設,提高太陽能電力收入在公司收入中的比重。在此之前,兆新股份的主營業務是精細化工。兆新股份早前就曾將4億多元募集資金變更用途,以收購上海中鋰剩余80%股權。但是,兆新股份的算盤落空了,光伏行業、新能源汽車受政策影響極大,公司在這兩方面的發展遠不及預期。2018年12月,兆新股份終止了上述項目,將剩余10億元募集資金全部永久補充流動資金。

  這就是匯通正源參與的那次定增的基本情況,絕大部分募投項目并未成行。當時,匯通正源斥資2.97億元,定增發行價是9.78元/股,經過兆新股份2016年“10轉30”、2017年~2018年每股現金分紅共0.125元,其持倉成本為2.32元/股。定增股份在2016年5月上市,之后不久兆新股份便上漲至8.86元/股(前復權),匯通正源最高浮盈達8億元。然而,此后兆新股份一路走低,截至3月20日收盤,兆新股份2.16元/股,匯通正源持有1.21億股,浮虧1936萬元。持有4年,解禁后一股未減,匯通正源參與此次定增的收益可謂慘淡。

  天眼查數據顯示,匯通正源的GP(普通合伙人)為匯通盈富,持有23.75%的份額;兩個LP(有限合伙人)為物華投資、胡命岱,分別持有75%、1.25%的份額。物華投資同時持有匯通盈富34%的股權,為第一大股東。王軍、莫燕飛分別持有物華投資90%、10%的股權。早前有多家媒體報道,王軍、莫燕飛為夫妻關系。因此,匯通正源的實際控制人為王軍。根據兆新股份早前公告,王軍1969年生人,住所在深圳市布吉。從身份證號碼前6位來看,王軍是廣東省湛江市遂溪縣人。

  從物華投資過往情況來看,此處的王軍與早年深陷“郭美美炫富案”中的“王軍”是同一人,已有曾接觸過王軍的人士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證實了這一點。物華投資曾經的控股子公司中紅博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就是“郭美美炫富案”中的重要主體,現在已處于吊銷狀態。

  匯通正源、匯通盈富、物華投資的辦公地址均在深圳市福田區香蜜湖街道僑香路香蜜湖體育中心二期2219,此處為深圳市香蜜湖高爾夫球場的配套建筑。地圖及天眼查數據顯示,王軍的關聯企業,是此處為數不多的非體育類公司。

  從去年12月至今,持續向兆新股份董事會發難的匯通正源勝算如何,仍是未知。當前的情況是,陳永弟持有的26.26%股份處于凍結狀態,尚不清楚是否能正常行使表決權;彩虹集團持有的9.12%股份的表決權應歸屬于破產管理人,支持哪一方也難以推測。除去陳永弟一方,匯通正源和中融信托合計持股11.11%,的確是局面中已知勢力最大的一方。

  還有一方不容忽視的勢力,那就是寶能系。2018年7月,深圳寶信僅用7天時間便完成舉牌,耗資3億元,持股比例5%。深圳寶信是寶新金融(01282.HK)的間接全資子公司,寶新金融即原來的中國金洋,實際控制人是寶能集團姚振華的胞弟姚建輝。

  寶能系舉牌僅僅一個月后,兆新股份便宣布提前進行董監事會的換屆,張文、翟建峰、楊欽湖、陳實成為新任董事。楊欽湖多次出現在寶能系公司名單上,此外三名董事的履歷看起來和寶能系無關,比如陳實從事過咨詢管理,公司注冊地點都在上海,翟建峰主要在深圳做羽毛球場館生意,張文則主要在中洲集團旗下地產公司上班。當時市場猜測,兆新股份新任董事多為寶能系推薦。不過,近期翟建峰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其代表的是大股東彩虹集團的席位。

  不過,在董事會至少仍有1席之位的情況下,寶能系有所減持。1月3日,深圳寶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90萬股,持股比例降低至4.95%。按照規則,深圳寶信即使有所減持也無需披露,因此在一季報出爐之前無法知曉其具體持股比例,也就無從判斷寶能系能在這場紛爭之中擁有多大的話語權。

  此外還需要注意,匯通正源在多次提議罷免兆新股份董事的時候,一直沒有提議新的董事候選人,這又是一大變數。關于兆新股份的紛爭,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曾致電匯通正源,其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接到領導通知,一律不接受采訪。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

據美國最新民調顯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以45%的支持率領先民主黨對手希拉里兩個百分點,特朗普的支持率越來越有后來居上的趨勢,有分析認為,健康狀況或將成為希拉里“出局”的重要因素。


本文是小編為您提供的借款合同印花稅稅率講解復盤兆新紛爭實控人深陷資金困局 三股東持續發難的全部內容,更多討論介紹請關注無息誠信股票網